娇妻搞不定 > 第6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6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霞光透过半掩着纱帘的窗扉,洒进室内。

  张礼杰瞇起眼,静静望着一只孤雁振翅飞在向晚的天空。

  他坐在窗台上,背倚着墙,手上端着杯红酒,膝上摊着一本厚厚的本子。

  那是一本日记,温暖的棕色皮革封面,书背印着名牌Logo,翻开内页,触手的是纤细上等的纸质。

  是赵英杰的日记。

  日记里,烙印着端正好看的钢笔字迹,一字一句,都是最私密的心情。

  若是光看字迹,这本日记的确可能是他写的,但记下的内容,他却很陌生。

  这会是他写的日记吗?他,有可能是赵英杰吗?



    睿一直叫她小柚子,到现在也还是。

    坦白说我听了总是有点不舒服。虽然是自己的弟弟,虽然知道他对容柚的感情绝不是男女之情,但我还是恼,有好几次都冲动地想把他的嘴撕烂。

    睿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吓一跳吧?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这莫名其妙的醋劲。

    原来爱一个人,真的会令人疯狂。

    我,已经渐渐不像我了……



  张礼杰啜饮红酒,默默寻思。

  这是赵英杰的第四本日记,从小到大,他一直很中规中矩地记录自己的生活,从无一日中断,十分自律,文字亦不带任何感情,只是忠实地记下一切,直到这一本,字里行间才慢慢流露出一点属于人类的七情六欲。

  因为,他爱上了萧容柚。

  张礼杰舒口长气,视线回到日记本上。

  这些年来,他陆陆续续将赵英杰的日记读遍了,试着在其中找寻过往记忆的线索。

  在读前三本的时候,他毫无所动,感觉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,直到这第四本,他才终于有些触动。

  是因为他能感受到赵英杰的心情吗?或者只是单纯地被萧容柚这个可爱的女人所吸引?

  他不能确定,唯一确定的是,如果不是这第四本日记的出现,他不会回台湾。

  为了想见萧容柚,他才会回来。

  张礼杰品味着略涩的红酒,又翻看了会儿日记。

  这本日记只记到赵英杰被父母软禁,为了能跟萧容柚长相厮守,决定趁当兵时私奔结婚为止,至于婚后生活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到底他们婚后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……

  *

    讨厌啦!台风把纱窗都吹坏了,我装不上去,怎么办?

    我看看。嗯,可能是这边框歪了吧。

    你会修吗?

    ……

    没关系,那算了。

    不然我们买一扇新的纱窗吧?

    不要啦,多浪费!将就一下就好了……



  「要将就一下吗?」

  容柚瞪着手中被自己锯得乱七八糟的木头,无奈地自言自语。

  这篱笆已经被风吹断两个月了,她一直想着要修,却一直忙得没时间,好不容易现在有空子,却又修不好。

  把惨遭截肢的木篱笆拆下来,再把新买来的木头裁成合适的大小钉上去,本来觉得不难的步骤,做起来却挺麻烦。

  她不懂,裁布缝娃娃对她而言如此容易,不过是把布换成木头嘛,怎么就变成了不可能的任务?

  再这么耗下去,天都要暗了。

  算了,反正这篱笆也只是装饰用,修不修根本没差。

  可是再一想,毕竟还是不甘心,木头都买来了,总不能一事无成吧?

  可恶!趁天黑以前再试一次吧。

  容柚深吸口自熟,耐着性子拿起锯刀再拉扯一回,木屑纷飞,她看不清,忍不住揉眼睛。

  「太危险了。」一道温沉的嗓音忽地拂过她耳畔,跟着,一只大手从她手中抽过锯刀。

  她眨眨眼,抬头。

  映入眼瞳的是一张教她极为惊讶的脸孔,剑眉微微揪着,表情却还是那么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特别情绪。

  是张礼杰。

  「你怎么会在这儿?」

  「我搬来这附近了。」他说,拉她起身,远离纷飞的刨屑。

  「你搬来这儿?」她更惊讶了。

  「宁宁在这附近买了一间小别墅,我暂住在那里。」他指向不远处,一栋隐在暮岚间的白色房子。

  「宁宁在这儿买了别墅?」

  去年宁宁来她家住了两个礼拜,直嚷着喜欢这儿清幽的环境,她是听说宁宁想在这附近买房子,没想到真的行动了。

  「怎么她没跟我说?」容柚低喃。「那她……也搬来住了吗?」她犹豫地问,连自己也不懂这份犹豫因何而来。

  「她还是住在台北。」他回答得很自然。「是因为我最近常要到游乐园监工,她才把房子借给我。」

  「喔。」她瞥他一眼,满腔疑问,却还是忍住。

  他们俩……到底是不是一对?为什么不干脆同居算了?

  「妳是打算修篱笆吗?」他指着她刨了一半的木头。

  「啊,嗯。」她定定神,点头。

  「妳没做过木工吧?」他看着她刨得乱七八糟的残木。

  「看得出来吗?」她脸微热,尴尬地拨开额前发绺。

  「为什么不找人来修?」他蹲下来,研究截断的篱笆。

  「这里太偏僻了,找木匠来修太麻烦,而且我本来以为应该挺简单的。」

  「妳连锯刀的拿法都不对,我真怕妳割到自己的手。」他责备似的白她一眼,戴上手套,拾起锯刀。「我来吧。」

  不像她还需要拿软尺量尺寸,他只瞇起眼睛目测了几秒,便迅速下刀。

  俐落的身手令容柚暗暗折服。

  就像已经做过同样的事几百回似的,他每一个动作都熟练而流畅,不带一丝迟疑。

  宁宁说他曾经在非洲盖房子,看来确有此事。

  她怔望着他的背影,他今天没穿衬衫,身上是一件美国大联盟的运动T恤,一条洗到颜色泛白的牛仔裤,打扮平凡到不能再平凡。

  但那因工作而微微隆起的手臂肌肉,牛仔裤下结实而健美的线条,却仍是流露出一股阳刚的男性魅力。

  她原以为他是个天生适合穿西装的男人,没想到穿起T恤跟牛仔裤,一样很性感……咳咳,她在想什么?怎么感觉好像那种欲求不满的欧巴桑?

  容柚咬咬唇,强迫自己拉回视线,可是眼珠子仿佛自有主张,就是黏在人家身上收不回。

  不过几分钟,他已经补好篱笆的缺口。

  「有油漆吗?」他忽然问。

  她怔愣着。

  「容柚?」他讶异她的毫无反应。

  「啊,喔。」她这才回神,脸颊又烧了起来。「嗯,你等等,我去拿。」她在院子角落,找来一桶白色油漆。

  他替她刷好了油漆,平平整整,不像她自己刷的,总是凹凸不平。

  果然专家跟业余水准就是不一样。

  她不禁赞叹。「哇……真漂亮!谢谢你啦。」

  「小意思,不客气。」他站起身,双手在牛仔裤上随意拍了拍。

  「要不要进来洗个手?」容柚问:「对了,你吃过没?我请你吃晚餐吧!」只是感谢他出手相助而已,没别的意思。她告诉自己。

  「谢谢妳,那我就打扰了。」

  他随她进屋,一踏进屋内,目光便被满屋大大小小的娃娃给吸引住了,好奇地浏览着。

  「这些娃娃都是妳自己做的?」

  「有些是买的,不过大部分是我自己做的。宁宁应该跟你说过吧?我开了个布娃娃网站,专门接订单做娃娃的,生意还不错唷。」谈起她的工作兼兴趣,容柚眼睛就发亮。

  「我看过妳的网站,设计得很漂亮。」

  「你真的看过?」她先是欣喜,继而假装不悦地鼓起颊。「只有网站漂亮吗?我的作品不好看吗?」

  他微微一笑。「我还没机会仔细看。」

  「那你现在就乘机看看吧,我去准备晚餐。」

  说着,她招呼他喝茶,先进厨房里忙,他则在客厅里仔细玩赏她的作品。

  她的作品跟外头那些大量生产的娃娃很不一样,每一个娃娃都有不同的五官、不同的表情,看得出来都是下了许多工夫一针一线缝制的,连服装也相当考究,十分精美。

  他最喜欢其中一个歪戴着棒球帽,穿着吊带裤的娃娃。她是女的,粉红的脸颊上还有深深的酒窝,但打扮却很男孩子气,手上握着根球棒。

  他拿起娃娃,仔细端详。

  是他的错觉吗?这个娃娃的五官感觉很像她自己,眼睛大大的,颊上有酒窝,露齿而笑的模漾很淘气。



    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跟睿还有一群男孩打棒球。从没见过那么男孩子气的女生,为了得分,还可以不顾形象地扑垒。

    我很吃惊。



  张礼杰玩赏着娃娃,恍惚想起赵英杰的日记里似乎有这么一段话——那是赵英杰回忆自己和容柚初次见面的片段,他怀疑自己是从那一刻起,便不由自主地为她心动。

  张礼杰瞇起眼,试着想象那样的画面。

  之前他看到这段记载时毫无印象,但不知怎地,现在他却仿佛能想象出那一幕。

  阳光明媚的午后,绿草如茵,容柚戴着一顶头盔,站在打者席上,她的身材很纤细瘦小,挥动球棒的气势却很惊人。

  赵英睿投球,她大力一挥,打击出去……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