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7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7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不后悔。

    能跟他相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。

  她觉得幸福。

  她的丈夫抛下她离去,让她独自面对来自夫家的无尽责难,她的公婆恨她,骂她是扫把星,她默默承受,一个人住在山间的小屋,过着半隐居的生活,在数不尽的日出日落里,思念着一个不可能回来的男人。

  七年。

  七年的相思,七年的寂寞,七年的痛苦。

  赵英杰留给她的只是这些,而她居然一点也不后悔?

  要多么坚强的肩膀才能承受这样的折磨?要爱一个人多深才能如此无怨无悔?

  张礼杰觉得震撼。

  不只震撼,一下下抽动着的胸口还有些痛。

  离开容柚住处后,他回到孙宁宁借给他的小别墅,坐在客厅窗台上,看着窗外在云中浮沉的明月,一夜无眠。

  刚失去记忆的时候,他很惊慌,经常感觉胸口空空的,仿佛被挖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那时候,他几乎夜夜失眠,对着夜空到天明。

  他一直想,焦躁地想快点回复记忆,绞尽了脑汁,换来的只有剧烈的头痛。

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他的脑海依然一片空白,终于,他放弃了。

  他不再强逼自己回忆起过去,他告诉自己,重要的是现在与未来。

  他决定往前走。

  可是她却困在过去。

  张礼杰闭上眼,想起自己在她屋内看到的那个戴着棒球帽的布偶娃娃。

  她做了个像自己的娃娃,不可能不做一个像丈夫的,可是他却没看到。他相信不是没做,而是被她收起来了。

  那屋里,见不到任何一样赵英杰的东西,连照片也没有。

  太刻意了,反而显得她依然在乎。

  她是怕睹物思人吧?怕自己被过去绊住步伐,所以才把所有能触动她回忆的东西全收起来。

  她的身子或许往前了,她的心却还留在过去。

  既然如此,为什么当他告诉她他是赵英杰时,她的表现却是完全的愤怒与不信呢?为什么她不会抱着一丝希望,盼着梦想成真?

  他不懂……

  手机铃响,打断了张礼杰的沉思,他蹙眉,跳下窗台,找到手机,接起电话。

  「早安,我是宁宁。」耳畔,传来孙宁宁精神饱满的嗓音。

  早安?张礼杰一愣,瞥了眼窗外,这才惊觉天色已亮。

  「应该没打扰你睡觉吧?你不是都很早就起床慢跑了吗?」

  「没事,我已经起来了。」事实上是一夜未睡。「妳这么早打电话来,有事吗?」

  「两件事。一件是我想请你跟容柚一起吃顿饭,算是感谢她提供设计『童梦世界』的灵感。」

  「没问题,妳们约好时间地点告诉我一声就行了。」

  「还有另一件事。」孙宁宁顿了顿,语气略微迟疑。「有人要我传话,说想要跟你见一面。」

  「谁?」

  「『弘信集团』的董事长,赵仁和。」

  *

  赵仁和。

  张礼杰坐在沙发上,静静打量着面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,他发际杂了些灰色,脸上纠结着皱纹,虽然上了年纪了,一双黑亮的眸却还是炯炯有神,带着生意人特有的犀利。

  赵仁和——「弘信集团」的董事长,赵英杰的父亲,也是那年亲自跑去法国,揭露他身世的男人。

  只是当时的他,完全不能相信。

  「为什么回台湾也不通知我一声?我还以为你一直待在非洲呢!」赵仁和皱眉瞪他。「要不是我请私家侦探查到你现在帮孙家做这个Case,我们父子到现在还见不着面!」

  「你找我,有事吗?」无视赵仁和的不悦,张礼杰淡漠地问。

  「你还问?」赵仁和眉头皱得更紧了。「到现在你还不肯承认自己就是英杰,不肯回赵家来吗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那时我要带你回台湾,你说你还在念书,不肯回来,后来你要到非洲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去做什么义工,我也二话不说让你去了……够了吧?我做老爸的都已经让步了这么多,你就不能体谅我一点吗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别告诉我你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!」见他还是沉默不语,赵仁和有点沉不住气了,略略提高声调。「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你还不相信自己是赵家的儿子吗?」

  「我不能确定。」他谨慎地开口:「过去的事我一点印象也没有。」

  赵仁和猛地握拳槌墙,看得出来已经压抑不住多年的愤怨。「你是我的儿子!你的出生证明、身分文件、相片,连以前的日记我都拿给你看过了!为什么你还是不信?」

  「我跟赵英杰长得不一样。」

  「那是因为救你回家的那个老太婆给你整了型!她为了想霸占你,骗你是她的孙子,才串谋整型医生替你动刀,整得跟她孙子一样,其实她的孙子早就死了!你用的是一个死人的身分,你懂吗?」

  张礼杰抿唇。这些话他很早以前就听赵仁和说过了,他其实也怀疑过那个自称与他相依为命的老婆婆不是他真正的奶奶,但她对他太慈蔼,又将所有的财产遗留给他,就算她真的欺骗他,他也认了。

  何况,比起眼前控制欲强烈的男人,他更能感受到老奶奶对他的疼爱。

  「就算我不是奶奶的孙子,也不代表我一定是赵英杰。」他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  「你!」赵仁和瞠着眼,被他气到差点说不出话。「说到底你就是不肯回赵家对吗?你倒说说看,我哪一点对不起你了?让你这么恨我?」

  「我没恨你。」张礼杰心惊。是恨吗?应该不会吧?可是他不能否认当赵仁和揭露他身世,强迫他回赵家时,他确实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厌恶。

  「那你是什么意思?」赵仁和质问他。「我知道你回台湾以后,去拜访了好几个英杰当兵时认识的朋友,如果不是怀疑自己可能是英杰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还有萧容柚!你也见过她了,对吧?」

  他居然还有脸提起容柚!

  张礼杰脸色沉下来。「既然你主动提起,那我倒想问问你,为什么当初你给我的日记只有三本?为什么要拖那么久才肯给我第四本?」

  「那是因为——」超仁和神情忽地狼狈。

  「因为你本来并不想让我知道赵英杰结过婚,对吧?你根本不愿意让我知道容柚的存在,是到了最后不得已才想试试看能不能利用她来动摇我。」他剖析赵仁和的计谋,语音冷冽。

  「不愧是我的儿子,够聪明!」既然被他识破,赵仁和索性豁出去了。「我这方法很有用,不是吗?起码你现在已经回到台湾来了。」

  他冷哼不语。

  赵仁和暗暗观察儿子的表情,面对他这个父亲时,儿子总是一派淡漠,但一提起萧容柚,情绪立刻就波动了。

  可恶!没想到经过七年,那丫头对他的影响力依然不减。

  赵仁和忿忿不平。「你不会还在气当年我跟你妈阻挠你们两个的婚事吧?我们是为你好啊!」

  「哦?」

  「你只是一时冲昏头,才会娶那个跟我们赵家门不当户不对的丫头,她根本配不上你,何况她还是个扫把星,不但克死自己的父母跟外婆,连你也差点被她给害死——」

  「住口!」张礼杰厉声阻止赵仁和的恶言恶语。「不许你这样侮辱她。J

  赵仁和霎时顿住,见儿子眼神变得阴沉,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,想改口,又高傲得拉不下面子。

  他脸色铁青,眼神闪烁不定,片刻,叹口长气。「这样吧,只要你肯回来,你要跟那个萧容柚复合我不会拦你。」很不情愿地让步。「你们两个可以一起搬回家来,必要时我还可以让你妈亲自去接她——」

  「不许你们去打扰她!」

  赵仁和怔住。

  「你们伤害她,还伤害得不够吗?」张礼杰冷着脸。「她的事我自己来处理,请你们离她远一点。」

  「英杰,你——」

  赵仁和皱眉,还想说什么,张礼杰却抢先一步,冷淡地站起身。

  「抱歉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」

  赵仁和只能无奈地目送他,暗暗在心里算计着。

  看来要让这个儿子心甘情愿地回赵家,除了请那个萧容柚帮忙,别无他法了。

  *

  「哪,这瓶德国冰酒可是我的私藏品唷,今天为了感谢两位,特地拿出来分享的。」

  孙宁宁笑着比个手势,一旁的服务生立刻拿起酒瓶,一一在三只酒杯里斟约七分满。

  这晚,她实践了对容柚和张礼杰的承诺,请两人到自家开的餐厅吃法国料理,餐厅经理见是大小姐光临,安排了最好的包厢,命令最优秀的服务生前来服侍。

  「干杯!」在孙宁宁的带领下,三人各自端起酒杯,轻轻一碰。

  水晶杯撞击出好听的声音,容柚先仔细端详晶透美丽的杯身,然后举杯就唇,浅浅品尝一口。

  「好喝,好甜!」她惊讶得睁大眼。「怎么会有这么甜的葡萄酒啊?」

  「我就知道妳一定会喜欢。」孙宁宁乐呵呵地笑。「女孩子很少不喜欢喝甜酒的,何况这瓶冰酒品质又好。」

  「到底什么是冰酒啊?跟一般白葡萄酒不一样吗?」容柚好奇地问。

  「冰酒是用冬天采收的葡萄酿造的。」张礼杰解释。「一般葡萄都是秋天采收,冬天温度低,葡萄会皱缩成一小颗,里头的糖分浓度也因此变得比较高,喝起来比较甜。」

  孙宁宁跟着接口。「一公斤的葡萄大约可以酿出七百五十C.C的红酒或白酒,却只能酿五十C.C的冰酒,珍贵就在这个地方喽。」

  两人一搭一唱,说明简单流畅,默契十足。

  不愧是一对恋人。容柚漫然啜着冰酒,酒尝起来甜甜的,她的喉咙,却不知怎地有些苦。

  很快地,她喝完一杯,服务生又给她斟上一杯。

  「这酒当餐前酒是不错,不过酒精浓度其实很高,还是少喝点好。」见容柚再度举杯就口,张礼杰连忙提醒她。

  「你放心啦,容柚酒量没那么差,这么一、两杯酒不算什么。」

  「还是少喝点好。」

  「你又不是人家的爹,管那么多干么?」孙宁宁嘲笑他,跟着朝容柚眨眼吐舌头。「容柚,妳说说看,这家伙说话的口气,像不像个爱说教的老头?」

  容柚微微地笑,没答腔。

  通常遇到类似的情况,她都会接口和好友唱起双簧,从前在学校她们俩可是班上出名的一对活宝,爱笑爱闹,三八兮兮。

  可是今天,她不但没了嬉闹的兴趣,心情似乎还颇低落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……

  「妳怎么了?」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,孙宁宁从餐桌另一边倾过身来,打量她。

  容柚吓了一跳,脸庞直觉往后倾。「妳干么?」

  「这是我要问妳的话好吗?妳在发什么呆?」

  「没事。」

  「是不是肚子饿了?」孙宁宁朝服务生优雅地挥手。「可以上菜了。」

  「是。」服务生领命下去,不一会儿,便开始上菜。

  首先上的是前菜,共有三道,烤田螺、干贝以及用玻璃杯装盛的龙虾汤,每一道都精致可爱,主厨装盘的技巧也很华丽。

  「妳尝尝看这龙虾汤,容柚,这可是我们家主厨的招牌喔,Jay也最爱喝这个了!」孙宁宁热情地推荐。

  他最爱喝这龙虾汤?容柚闻言,不禁抬眸瞥了坐在孙宁宁身旁的张礼杰一眼,他也正看着她,嘴角淡淡地扬起类似鼓励的微笑。

  她尝了一口,果然好喝,香浓却不腻,喝过后舌尖竟还感觉清爽。

  「嗯,好喝,真的很棒。」她赞叹,忍不住又喝了一口。

  张礼杰静静看着她大快朵颐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