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7章(2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7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我说的没错吧?」孙宁宁笑,回眸看身边的男人动也不动,秀眉一挑,曲起手肘推了他一下。「喂,你怎么也在发呆?快喝啊!」

  他在发呆?

  容柚抬眼,偷觑张礼杰,他深邃的目光还是锁在她身上。

  她莫名地脸颊发热,慌忙垂下眼睫,继续喝汤。

  要镇定。她告诫自己,他不是在盯着妳,更不是嘲笑妳的餐桌礼仪,别紧张兮兮的。

  话虽这么说,她仍是不自在,好想抬头看看他是不是还在看她,又怕触及他的眼神,心跳会失速。

  她握着汤匙,想舀汤。

  「Jay,你干么一直盯着人家看啊?」

  汤匙瞬间跌落。

  糟糕!容柚好窘,感觉脸颊更烫了。愈是想装镇静,愈是要扮淑女,老天就愈不从人愿。

  喝汤喝到汤匙都掉了,丢脸啊!

  「抱歉。」她低声道歉,想弯腰去捡,服务生却抢先一步拾起,另外从口袋里抽出一支新的汤匙给她。

  「谢谢。」她接过汤匙,鼓起勇气扬起视线,往对面望去。

  张礼杰果然正看着她,眼眸含笑,一闪一闪的目光,好像夜空的星星。

  她心跳一停。

  不是嘲笑,她在他明亮的眼神里感受不到一丝戏谑或调侃,只有愉悦,与心旷神怡的包容。

  仿佛她方才的出糗,在他眼底成了某种让人疼的可爱……

  她在想什么?真是够了!

  容柚斥责自己,握着汤匙,手指却不受控制地悄悄颤抖着。

  孙宁宁看看她,又看看身旁的张礼杰,目光一闪,嘴角神秘地一弯。「容柚,妳试试这个烤田螺,也很好吃喔!」

  「嗯。」容柚垂下头,默默地吃,不敢再往张礼杰的方向望去,怕自己一时慌乱又出糗。

  席间,孙宁宁谈起在法国留学的事,口沫横飞,眉开眼笑。「……妳知道吗?容柚,我听Jay系上同学说,他们私底下都把Jay形容成一匹狼。」

  「狼?」容柚好奇,扬起视线,小心翼翼地定在孙宁宁脸上。

  「就是说他独来独往,都不太跟人混在一起的意思啦。」孙宁宁笑。「听说连班上最美的班花对他示好,他都保持距离,跩得很呢!」

  「真的假的?」

  「真的!幸好他跩归跩,对人还算有礼貌,否则我们台湾的脸都给他丢光了,人家还以为我们台湾人都这么不识相呢!」

  「呵。」听孙宁宁这么调侃张礼杰,容柚将一口面送入嘴里,含着叉子窃笑。

  「妳别听宁宁胡说八道——」一旁的张礼杰想插话,孙宁宁却不让他有机会。

  「没想到他这么冷的一个人,居然会主动到象牙海岸当义工,而且在当地还很受小孩欢迎……真是见鬼了!」

  「有多受欢迎?」容柚追问。

  「有几个孩子整天黏着他进进出出,跟他一起搬砖块抹水泥,还有的孩子天天缠着他要他做冰淇淋。」

  「他会做冰淇淋?」

  「想不到吧7  」

  真的很难以置信。容柚寻思,听孙宁宁谈起在法国念书的他,她竟感觉神往,好想知道当时的他究竟是怎样特立独行,又是如何哄得那些孩子们整天追着他跑。

  她偷偷瞥向张礼杰,冷不防又和一双深眸相对——老天!他要看她看到什么时候啊?

  容柚心惊,羽睫颤抖地伏下,像受了惊的鸟儿,慌张地收起翅膀。

  从来没有一餐饭,让她吃得如此不自在,她好恨自己,明明已经不是十七、八岁的青少女了,怎么还会在意男人的眼光?

  可恶的是,张礼杰几乎整个用餐期间都一直看着她,每次与他若有所思的视线交会,她的胸口总要猛然撞击一下。

  她几乎想出声哀求,别再那样看她了。

  时间,在坐立不安间缓慢地流逝,缓慢到容柚想尖叫,终于,他们吃完甜点,喝完咖啡。

  她立刻就想告辞,还没来得及开口,孙宁宁捷足先登。「已经很晚了,我看今天我们就这样散了吧。Jay,你送容柚回家吧。」

  什么?容柚瞠目结舌。

  「一定要安全把她送到家里喔!要是我的好朋友出了什么事,我可不会饶过你。」孙宁宁煞有其事地警告。

  「放心吧。」张礼杰好整以暇地接下任务。

  「不、不用了!」容柚慌忙摇手。「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了,现在才十点多,还有车,你们两个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?你们慢慢聊,我先走。」

  对面的两人互看一眼。

  「我们没话说啊!」孙宁宁摊摊手,鬼鬼祟祟地笑着。「这阵子我跟这家伙几乎天天在游乐园见面,看都看烦了!」

  「烦的人是我,OK?」张礼杰轻轻敲她的头一下。

  「哎唷!你打我!」孙宁宁捧着头哀叫,装可怜。

  张礼杰才不理她,径自站起身。「容柚,妳先等一下,我去开车。」语毕,也不等容柚接话,他大踏步离去。

  容柚茫然凝望他的背影。他走路的姿态有一股形容不出的气势,并非咄咄逼人,而是带着一种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与优雅。

  这样的姿态令她不由自主地联想起赵英杰,他同样也有种不愠不火的贵族气质,但两人之间有着微妙的差别。

  英杰的气质是纯粹的,就像一块最澄透的水晶,不含一丝杂质,而张礼杰的,却不免杂着几许世俗的风霜。

  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当然!怎么可能一样?

  容柚蓦地深吸口气,不许自己再将两个男人的身影重迭在一起,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……

  「容柚、容柚,听到请回答,Over。」孙宁宁耍宝的呼唤,拉回她迷蒙的思绪。

  她顿时赧然,知道自己出神的糗样都落入好友眼底了,回眸嗔她一眼。「听到了啦,干么?」

  「这是我想问妳的话好吗?」孙宁宁今晚第二度掷出这句话,她咳两声,端正脸上表情,很严肃地开口。「容柚,妳说实话。」

  容柚咽了口口水,直觉好友将口出劲爆之语,她轻咬下唇,心慌地等着!

  「妳是不是喜欢上Jay了?」

  「我没有!」听到好友的采问,容柚一下惊慌失措,血气冲上脑,不及思索,便尖声否认。

  孙宁宁听了,只是笑。

  「妳别误会,宁宁,我只把他当朋友。」她焦急地解释。「妳是我的好朋友,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动妳男人的歪脑筋。」

  孙宁宁的反应是笑得更大声,笑到几乎抽搐,笑到容柚脸颊发烧。

  「妳笑什么啦?」

  「误会的人是妳啦,容柚,我跟Jay只是朋友,根本没什么。」痛快地笑过后,孙宁宁才亲昵地拥住容柚的肩,贴在她耳畔解释。「我坦白招认,我的确曾经肖想过他,不过他一直没什么反应,只把我当学妹看,对别的女人也是兴趣缺缺,我本来还以为他是同性恋呢!」

  「妳告诉我这些做什么?」容柚心跳狂乱,喘不过气。

  「还不懂吗?笨蛋。」孙宁宁弹她额头。「我是告诉妳,不用顾忌我,好好谈个恋爱吧!妳为那个赵英杰守寡够久了,也该是重新追求幸福的时候了。」

  容柚傻傻地怔在原地,脑海一片空白。

  坐上张礼杰的车,开上北二高,她的心神依然迷路中,困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。

  他跟宁宁不是一对。

  他们不是一对恋人,只是朋友。

  容柚的心跳一点一点加速,胸口胀得满满的,有某种神奇的泡沫正在她体内发酵。

  她觉得很……高兴。

  没错,这种全身飘飘然的,仿佛要飞上天的感觉,的确是喜悦。

  这种喜悦,就好像在沙漠中徒步的旅客忽然见到绿洲,又似是走出暗黑森林后,赫然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  容柚捧着胸口,数着那一下下怦怦的心跳,终于领悟。

  原来,她已在浑然不觉间为他而心动……

  「是不是累了?」轻柔的嗓音拂过她耳畔,像仲夏夜慵懒的微风。「没关系,妳想睡就睡,到的时候我会叫妳起来。」

  她转过头,望向温柔地对她说话的男人,怔怔地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面——她曾经认为他长得不好看,不如英杰十分之一帅,但其实,他长得还是不错的,五官棱角隐隐约约和英杰有几分相似。

  他专注开车的神态,也很像英杰,右手拇指会松松扣在方向盘上,下意识地打着节奏。

  盯着那侧面长着一颗硬茧的拇指,容柚有些恍惚。

  那应该是因为粗重的工作而长出来的吧?这点,就跟英杰很不一样,英杰的手指修长而漂亮,简直就像是钢琴家的手。

  而他的手,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茧粒。

  她稍稍侧头,靠在窗上,视线再度回到他脸上,虽然他直视前方,虽然他并没有看她,但她的颊,还是不争气地发烧。

    你吃晚饭时为什么一直看着我?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?

  好想问问他啊……

  叭、叭、叭——

  嚣张的喇叭声震动容柚耳膜,她悚然回神,惊骇得在座位上弹跳一下。「怎么回事?是谁在按喇叭?」

  「没事,只是一些飙车族。」张礼杰安抚她。「妳看旁边。」

  容柚随着他指示的方向往车窗外一看,果然发现右侧一排BMW跑车成群结队,呼啸而过。

  「这样很危险耶!」她白着脸,看着那一辆辆跑车为了炫耀技巧,在公路上蛇行狂飙。「拜托,这是高速公路,又不是赛车场,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啦?」

  一辆白色跑车从右侧斜斜往前切,以惊人的速度变换车道。

  她愈看愈心惊,十指紧紧抓住椅垫。

  张礼杰察觉她的异样,担忧地瞥她一眼。「容柚,妳还好吧?」

  她没回答,咬着下唇,瞳孔失焦。

  她想起了七年前,那个可怕的夜晚,她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猛然惊醒,然后又因撞击而晕去。

  那个夜晚,她同时失去了丈夫和未出世的孩子……

  「不要,别再来了,拜托。」她喘息地低语,脊背冒冷汗,耳边听着一阵阵轮胎刮地的尖锐声,脑海里的画面像失控的走马灯拚命地转。「我头好晕,我想吐,拜托,我要下车,让我下车!」

  恐惧,像传染病毒迅速在她体内蔓延。

  「妳冷静一点,我们现在在高速公路上——」

  「我要下车!我不要在车上,让我下车,快让我下车!」她尖叫着,一时失去理智,右手用力拍车门,一面松开自己的安全带。

  太危险了!

  张礼杰震惊地看着她的举动,鬓边流下一滴冷汗,他咬牙,当机立断,双手用力转动方向盘。

  「啊!」慑人的尖喊瞬间占领整个车厢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