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8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对不起。」

  回到家后,冷静下来的容柚很后悔,搬出家用急救箱,请张礼杰坐在沙发上,弯下腰来检视他眼角的伤口。

  之前她太激动了,逼得他不得不紧急在路肩停车,她因为重心不稳,惊慌得伸手乱挥,不小心打到他的脸,指甲还划破他的眼角。

  虽然他一直安慰她,说只是个小伤没什么,但她仍然觉得很抱歉。

  「会痛吧?」她咬着唇,打量着伤口,伤口虽然不大,却离眼角极近,只差一点便会划伤他的眼膜。「真的很抱歉。」

  「没关系。」他哑声说:「真的没什么,已经不流血了。」

  「但还是要消毒。」她说,声音比他更沙哑。「你忍耐一下。」她取出消毒药水,用棉花棒沾了一点,小心翼翼地搽在伤口上。

  伤口接触到药水,有些疼,他眼角抽搐一下。

  她很快收回棉花棒,歉意地看他。「痛吗?」

  他摇头。

  「一下下就好了。」她轻轻说,继续处理伤口,只是动作比方才更轻柔。消毒过后,她换了瓶黄药水,替他上药。

  他默默注视她的脸,她垂着眼,很专心很小心地处理他的伤口,羽睫低伏,在眼皮上投下迷人的淡影。

  她的脸很小,约莫只有他的巴掌大,鼻子也很小,却俏丽地挺着,嘴唇因担忧而抿着,唇色透出淡淡的粉红,肌肤很细致,几乎看不出毛细孔。

  张礼杰屏住呼吸。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她,他竟莫名有点窘迫。

  她真的离他,太近了,他甚至能感觉到她温暖的呼吸,仿佛还带着隐约的甜味。

  她是人,不是水果,怎么会是甜的呢?

  张礼杰嘲谑自己,但他真的嗅到了。

  是幻觉吗?

  他垂下视线,不敢再看她的脸,没想到更糟,眸光正对她倾向他的胸口。

  她穿着V领针织衫,乳沟因前倾而若隐若现,她的乳房不大,并非那种呼之欲出的肉弹,但小巧的椒乳却很惹他遐思,几乎想试试是不是盈手可握……

  脸颊倏地发热,他连忙调整视线。

  君子非礼勿视、非礼勿视!他告诫自己。

  容柚完全没察觉他的异样,上过药后,玉手轻轻捧住他的脸,更倾向他。

  他僵住。她想做什么?

  答案很快揭晓,她只是靠近他的眼角,轻轻吹干刚上过药的伤口。

  他能清楚地看见她曲线美好的锁骨,她柔软粉红的樱唇,她俏皮可爱的鼻子——他抬起眸。

  「好了,再来贴上OK绷——」她蓦地顿住,与他四目交接。

  他看见她粉嫩的颊,慢慢地透出一点晕红,淡淡的、很像喝醉了酒的粉红,很甜,很让人心动。

  他没法再克制,扬起下巴,碰触她的唇。

  她没有躲开,也没有迎上前,呆呆地愣住。

  他也不动,没有更进一步地侵略,只是闭上眼,放任自己去感觉她唇瓣的柔软,以及从她身上传来的女性甜香。

  几秒后,她往后退开,他睁开眼。

  她没敢看他,径自低头在急救箱里找出OK绷,找到了,却犹豫地拿在手中,进退不得。

  他微微一笑。「我自己来吧。」他伸手想接过OK绷。

  「啊。」她身子一颤。「你自己来不方便,还是我来吧。」

  她转过身,尽量不去看他的眼,将OK绷贴在伤口上。「好了。」

  「谢谢。」

  「别这么说,是我的错。」她收拾急救箱。

  「容柚。」他忽然低声唤她。

  她又一颤。「怎样?」

  「能告诉我吗?为什么妳刚才在车上会那么激动?」

  她停住动作,一动也不动。

  「是因为七年前那场车祸吗?」

  她倒抽口气,猛然回头。

  回望她的眼神很温柔,充满了解。「是不是那场车祸在妳心里留下阴影,所以妳才那么害怕?」

  她不说话,抿着唇,他发现那唇瓣微微颤动着。

  他心一扯,拉她坐在自己身边。

  「我一直在想,妳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,却不肯买车,宁可换几趟公车到市区,是不是因为害怕开车?」

  她僵硬几秒,默默点头。

  「能告诉我那场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吗?是怎么发生的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妳不想说吗?」

  「不是的,我也……不知道怎么回事。」容柚咬住牙。「那时候我在睡觉,英杰忽然把我叫醒,然后就……」她握住拳头,顶住自己的唇。「都怪我。」

  他蹙眉,不喜欢她如此自责。「为什么要怪妳?」

  她转头看他。「如果不是我坚持要开夜车回台北,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,如果我答应在花莲住一个晚上,就不会……」她忽地哽咽,说不下去。

  她在哭。

  张礼杰看着在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看着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,好心疼。

  他真不该问那么多的,书她想起不愉快的过去,但他真的很想帮她打开心结。

  「这不是妳的错,是意外。」他握住她微微起伏的肩,安慰她。「谁也不晓得会发生这种事,谁也不愿意它发生,不能怪妳。」

  「不对,都是我,是我的错,你明白吗?」她抓住他胸前的衣襟,激动得红了眼眶。「你应该骂我,你们都应该骂我——」

  「我们谁也没资格骂妳。」他打断她。「有资格说话的人只有英杰,而我相信他如果知道妳一直怪自己,一定会很不高兴。」他捧起她的脸,拿手指替她揩去泪水。「他一定不希望妳把一切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。」

  她瞅着他,静静地流泪。

  一阵不舍揪住他,他展臂将她整个人揽入怀里,像哄小孩似的轻轻拍她的背。「他一定希望妳能过得幸福,快乐地活着。」

  「我……知道。」容柚点头。

  她其实很明白,这么多年来困住她的人一直是自己,英杰不会怪她,他一定希望她能再次找到幸福。

  他一定很高兴她决定抛开过去,勇敢往前走。

  思及比,容油蓦地一震,僵在张礼杰怀里.

  就在她决定往前的时候,这男人无巧不巧地出现在她面前,难道会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?

  是英杰送他来的吗?因为不忍将她一个人孤零零地遗弃在这世上……

  她抬起容颜,泪眼盈盈。

  「怎么啦?」他看出她眼底的迷惑。

  「礼杰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」他连名字都跟英杰有点像。难道真是天注定?

  「妳愿意吗?」他眼神进出喜悦。

  她微笑,盈着泪光的笑颜像放晴的天空,格外清新动人。「礼杰,你喜欢宁宁吗?」

  「宁宁?」他怔住。

  「你是不是喜欢她?」

  他惊愕。难道她一直这么想?「宁宁是我学妹,我只把她当朋友。」

  「宁宁也这么说。」她微笑更深,连酒窝都浮出来了。

  他惘然,一时不明白她为何忽然问这样的问题。

  她也没再说话,只是凝睇着他,秋水脉脉,似有千言万语。

    你走不是有点喜欢我?她用眼神,无声地问。

  他忽然懂了,一时意乱情迷,揽过她的玉颈,覆上她的唇——

    嗯,很喜欢。

  *

  自从那一吻后,两人的关系有了极大的进展。

  虽然两人谁也没明说,但都明白对方的心意,也跟一般恋爱中的男女一样,想尽办法找时间相聚。

  早上,张礼杰会来容柚家敲门,邀她一起慢跑。那时太阳往往还没真正露出脸来,山间云雾缭绕,空气新鲜得让人全身活力充沛。

  然后,他们会一起吃早餐,通常都是到她家,她会者一壶咖啡,煎个荷包蛋夹吐司,或是切一盅简单的水果优格。

  他到游乐园监工的时候,她则待在家里做布娃娃,最近她的网站有个日本客户下了个订单,她初次挑战做日本娃娃,兴奋不已。

  当夕阳西沉,又是两人相聚的时刻了,他们会同时下厨,分工合作,各自傲拿手好菜请对方吃。

  吃完饭,撑着饱饱的肚皮,两人会举杯小酌,他会陪她看卡通,看夜空的星星,跟她聊天。

  她告诉他,她从小就很男孩子气,总是跟附近的男孩一起玩,所以她的朋友们听说她打算架设网站,卖亲手做的布娃娃维生,一个比一个吃惊。

  他则与她分享在象牙海岸当义工的所见所闻,包括当地的风土人情,以及他学会的土语。

  他们天南地北地聊,话题不断,往往到夜深入静还舍不得罢休。

  唯一奇怪的是,他似乎不太愿意提及他到法国留学以前的过去,只简单地告诉她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。

  「我也是我外婆一手带大的呢,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。你爸妈呢?也是吗?」她很好奇。

  他却不想回答,借故转移话题。

  她想,他大概是有个不甚愉快的童年,体贴地不再追问。

  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不欲人知的秘密,也许等他和她更熟一些,更亲密一些,他会愿意向她吐露。

  她不急,很乐意和他慢慢培养感情。

  但她不急,却有人非常焦急。

  这天下午,她接到一通电话。

  是赵英睿打来的。容柚听见好友的声音,心脏噗咚一跳,想起之前曾经答应过他要安排礼杰与他见面,该不会是催她兑现承诺来着?

  「哈啰!」她故作轻快地打招呼,暗自祈祷他不是为了礼杰打来的,她还不打算跟他报告最新状况。「阁下这个大忙人居然有空打电话来?在下真是受宠若惊啊!」

  「容柚,我有点事想跟妳说。」他听起来完全没心情跟她开玩笑。

  她心脏又一跳。「什么事啊?我正忙着做娃娃呢!你知道吗?我接到一个日本客户的订单喔,要我做女儿节的娃娃,这还是我第一次挑战做日本娃娃呢!」

  「妳听我说——」

  「你一定不晓得,这些日本娃娃还要穿平安时代的和服呢,光是查资料、画设计图就忙死我了。」她一连串地说,不让赵英睿有插嘴的机会。「对了,等以后你的宝贝女儿长大,我也做一组女儿节娃娃送给她——」

  「容柚!」赵英睿忍不住了,强硬地打断她。「妳先别说话,先听我说。」

  「怎么啦?」她察觉到不对劲。「你的口气好严肃,发生什么事了?」

  赵英睿没马上回答,沉默。

  容柚听见他沉重的呼吸,有种不祥预感。「到底怎么了?你不是要我听你说吗?怎么不说话了?」

  「那个张礼杰,」他总算开口。「妳现在还有跟他见面吗?」

  果然还是为了礼杰的事。容柚暗暗叹气,知道自己躲不过,也只好硬着头皮面对现实了。

  「有啊。」

  「妳跟他熟吗?」

  「这个嘛……」容柚犹豫。该告诉他她跟礼杰正在交往吗?英睿一定会大吃一惊的。「嗯,还算有点熟啦。」

  「妳知道他到法国留学以前出了什么事吗?」赵英睿问,语气有些压抑。

  容柚蹙眉,呼吸梗住。「他出了什么事?」

  「……车祸。」

  她一愣。「什么?」

  「他发生过车祸。」赵英睿语重心长地说道:「而且失去了记忆。」

  容袖胸口一凉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礼杰出过车祸,而且失去了记忆?「你、你怎么会知道这迪事?」她激动得略微口吃。「你……调查他?」

  「我是调查过了。这个男人出现得太奇怪,我当然必须摸清他的底细,确定他接近妳到底有什么目的。」

  「你干么这样做?」容柚提高嗓音。「他又没做什么坏事,你这样做是侵犯人家的隐私权!」她斥责好友,一颗心怦怦跳,握着话筒的手心开始冒汗。

  不知怎地,她忽然觉得恐慌,脑子一团乱,各种念头交错,每一个都不是她喜欢的。

  她不想知道这些,不想知道赵英睿的调查结果。

  「我会这么做也是为了妳啊。」赵英睿喊冤。「妳听我说,还有更怪的事——」

  「我不想听!」

  「小柚子。」他放柔语气。「妳冷静一点。」

  叮咚。

  门铃声响,恰好给了容柚一个逃避的机会。

  「有人来了,我得去开门,下次再跟你聊。」说着,她像丢开烫手山芋似的,慌忙挂回话筒。

  叮咚。

  门铃又响,她猛然定神,整了整慌张的神色,前去应门。

  监视萤幕上,是一张男人的脸孔,眉宇之间带着股肃杀的英气,感觉很难亲近。

  很陌生,却又有些熟悉的脸。

  「请问你是哪位?」

  「萧小姐,我是赵仁和。」

  赵仁和?容柚惊悚地睁大眼,不敢相信。

  英杰的……父亲?!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