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9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9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张礼杰——应该说,赵英杰的归来在赵家掀起一阵风暴。

  在前一天晚上,赵仁和事先召开了家庭会议,详细说明了当年他是怎样在花莲发现英杰可能还活着,之后赶去法国求证,又花了几年的时间说服英杰相信自己真的是赵家的儿子。

  「……幸亏容柚帮着劝他,他总算肯回来了。」

  赵仁和说明完事情原委后,众人一片沉寂。

  许久,赵英睿首先开口。「既然你早就知道哥哥还活着,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们?」

  「因为他一直不肯承认,而且……」赵仁和顿了顿,一向意气风发的神态难得有些沉郁。「坦白说,我也不太确定他到底是不是,我怕到头来一场空,让你们失望。」

  「那你现在又怎么确定他是了?」

  「我们验过DNA了,他是英杰没错。」赵仁和解释,眼神从短暂的黯淡恢复成锐气闪闪。「他还活着!」

  又一阵沉默,赵家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消化着这个消息,每个人的情绪都是高低起伏,十分激动。

  忽地,一阵呜咽声响起,原来是赵母周美兰,听见长子还活着,她不自禁地哭起来了。

  欧蕴芝拥着婆婆的肩,安慰她,自己却也是眼眶含泪。

  赵英睿眼眶也泛红。「其实我之前也调查过他,我一直觉得他的来历不寻常,没想到……他真的是杰。」

  那天晚上,赵家人哭成一团,赵仁和虽勉强控制自己,鼻头仍不禁发红。

  隔天,赵英杰带着容柚,正式回到赵家。周美兰见到失而复得的儿子,一把抱住他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。

  赵英睿则是赏了哥哥一拳,懊恼地嘶吼:「你可恶!为什么不肯回家来?你知不知道你不在这几年我们有多伤心?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想念你?!」

  面对弟弟的责难,赵英杰一点也不生气,只觉得满腔的歉意与忧伤。

  他其实很早以前就看过赵英睿的照片了,也在日记里看到自己过去与这个双胞胎弟弟的互动,虽然两兄弟个性截然不同,但他们从前的情谊的确是十分亲密的。

  他很抱歉自己忘了有这么个好弟弟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他真诚地道歉。

  赵英睿含泪瞪他。「道什么歉啊?你这笨蛋,你又没错!可恶,你想气死我吗?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脾气还是这么好?我真呕!」

  呕归呕,赵英睿其实是满腔欣喜的,他展臂拥住哥哥。「笨蛋,欢迎你回来!以后不准你再这样搞失踪了,你听懂了吗?不可以再这样了!」

  语带威胁的交代令赵英杰很窝心,因为他听出了这其中深深的爱与关怀。

  他感动得回抱住赵英睿,两兄弟互捶对方后背,情意交流尽在不言中。

  接着轮到欧蕴芝,一向情感内敛的她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,还是颇为平静,只有滑到唇角的那滴眼泪,流露了她内心的澎湃。

  她尝着自己咸咸的泪水,对赵英杰微笑。

  「那天你出现在英睿办公室楼下,是偷偷跟踪容柚来的吧?」

  「嗯。」他点头。「我怕她情绪太激动,那几天都一直跟着她。」

  「所以我们才会偶遇。」她温柔地凝视他。「那时候,你叫我『芝芝』,只有你会这么叫我。」

  「我一时忍不住。」他哑声解释。「抱歉,我吓到妳了吗?」

  欧蕴芝摇头,她的神态,总是那么从容不迫的优雅。「那时候,我就确定你是英杰了。」

  「妳怎么能确定?」赵英睿在一旁插口问,语气略微不满,也隐隐含着些醋意。「就因为他那样叫妳?」

  虽然他已经明白妻子真正爱的人是自己,但对她和哥哥从小就培养的默契,仍不免有些嫉妒。

  「不是那样的。」欧蕴芝听出他微酸的口气,抿着嘴一笑,她转头,望向一直默默不语的容柚。「妳一定也能了解这种感觉吧?」

  容柚微微一笑,略微苦涩又甜蜜的笑意正反映她的心情。

  她的确能了解,为什么欧蕴芝会一下就确定英杰的身分,那不仅仅是特属于女性的直觉,而是当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知够深的时候,她便能看到那个人的本质,而非只是皮相。

  只不过要拥有这样的洞察力还必须有个前提——去除爱欲嗔痴,以及所有复杂的情绪干扰。

  所以爱一个人愈深,有时反而愈不敢去探索真相,因为人,都有保护自己的本能。

  她望向赵英杰,神情有些哀伤,他仿佛也懂得她在想什么,安慰地捏了捏她的手。

  「你们在打什么高空啊?我怎么都听不懂?」看来赵英睿悟性有点差。

  欧蕴芝对他微笑,满腔爱意在眼底浮沉。「我们开饭吧。」

  「对啊!开饭吧。」周美兰跟着招呼大家。「英杰很久没在家里吃饭了,碧嫂今天特别准备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呢。走吧,大家都到餐厅去。」

  她这么一下令,所有人都跟着行动,赵仁和率先领头到餐厅去,赵英睿和欧蕴芝跟在后头。

  赵英杰犹豫了一会儿,容柚握住他的手,以眼神鼓励他。

  他这才点头,两人手牵着手往餐厅定去。

  周美兰走在最后,望着两人双手交握的背影,眼神一沉,不悦地陷入深思。

  *

  「你真的决定要让那个女人住进我们家?」

  晚上入睡前,周美兰一面搽乳液保养肌肤,一面对半躺在床上看商业杂志的丈夫碎碎念。

  「那个萧容柚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,根本配不上我们家英杰,而且她的命那么硬,英杰都差点被她给克死,你现在又让她住进来,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。」

  「不然妳想怎样?」赵仁和脸也不抬,继续埋首杂志中。「那丫头出身是比较不好,但也没坏到哪里去,而且要不是她帮忙劝英杰,说不定他到现在都还不肯回来。」

  「所以你就觉得她当得起我们赵家的儿媳妇了?」周美兰语气讽刺。

  「难道妳想把儿子赶离家吗?」赵仁和抬眸瞪妻子一眼。「他已经跟我撂话了,如果我们不承认容柚,他宁可不回赵家。」

  「我知道,可是——」周美兰皱眉,怎么想就是不甘心。「我就是不喜欢那个萧容柚。蕴芝最近已经变得不太听话了,要是加上她在家里兴风作浪,我看我这个做婆婆的会管不住她们。」

  「放心吧,我看那丫头还挺识相的,应该不至于找麻烦。」

  「你又知道了?」

  「总之妳别去招惹她,要是妳气跑了她,后果怎么样妳自行负责!」赵仁和冷声警告。

  「知道了啦。」周美兰不情愿地应道,算是接受了这个令她不爽的现实。

  只不过接受归接受,她还是想改变这一切。她冷酷地想,瞇起眼,默默在心底算计。

  *

  「你觉得怎样?」

  同一个时刻,容柚和赵英杰待在连接卧房的阳台上,一边凭栏眺望山下璀璨的夜景,一边交谈着。

  「很怪。」赵英杰坦白自己心中的感受。「虽然我现在已经能确定他们就是我的家人,但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好像闯进了别人家一样。」

  容柚转过头,凝视他静静看着远方的侧面。「你不喜欢他们吗?」

  他摇头。「我喜欢英睿,也喜欢蕴芝。」

  她注意到他没提及自己的父母。「那你爸妈呢?」

  他默然不语,微微抽动着的下巴,显示了他内心汹涌的情绪。虽然赵仁和与周美兰都表现出很欢迎他回家的模样,但他连开口叫他们一声爸爸妈妈都做不到。

  「我知道你很不喜欢他们以前管教你的方式,或许潜意识里也有点恨他们吧。」她试着剖析他复杂的心思。「不过我觉得他们很爱你。」

  「是吗?」他略微讥诮地撇撇唇,不是很认同她的分析。

  「你没看到伯母今晚看到你时,哭得有多么激动吗?她是真的很高兴。」

  「或许吧。」

  「还有伯父。你觉得他会是那种悠闲地跑到乡下散步,没事还听路人闲言闲语的人吗?」

  他蹙眉。「什么意思?」

  「我想伯父之所以能发现你还活着,绝不可能只是巧合。」她柔声对他阐述自己的猜测。「一定是因为那时候一直打捞不到你的尸体,他不相信你真的死了,所以才刻意到附近探访你的下落。你不是说过吗?他去法国找你的时候,事情已经过了两、三年了,可见他那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,一直试着想找到你。」

  赵英杰胸口一震,讶然望向容柚。

  他承认自己从没这么想过,他只看到父亲命令自己回家时强势的嘴脸,却没去深思父亲寻找的过程。

  容柚说的没错,他爸不是那种会闲闲没事在乡下晃的人,他会跑去那么偏僻的地方,一定有目的。

  难道爸爸真的找他找了那么多年了吗?

  他紧抓住栏杆,强抑住波动的心绪。

  容柚看出他的震撼,温柔地微笑。「伯父或许个性很专断,但我想,他是很爱你的。」

  他说不出话来。

  「我知道你因为失去记忆,不能那么轻易就接受一切,不过就像你接受我的存在一样,希望你也能慢慢接受他们。」

  「妳跟他们不一样。」赵英杰哑声说:「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有妳,我根本不想回台湾探索自己的身世。」

  她很高兴他这么说,这样的重视与在乎令她心窝流过无限甜蜜,但她还是想点醒他。

  「你有爸爸、有妈妈、有弟弟,还有弟妹,他们都很爱你,你应该珍惜自己的家人。」

  他明白她的心意,知道她完全是为他好,希望他的人生能更圆满。

  「我最该珍惜的人,是妳。」他捧住她的脸,大手温柔地抚过她的颊。「容柚,如果没有妳,我真的不晓得该如何面对这一切。」

  她甜甜地微笑,双手抱住他的腰,整个人倚偎在他怀里。

  英杰有属于他的仗要打,她同样也有。

  她很清楚,丈夫的父母并不喜欢自己,她也有预感,要让他们接受她这个儿媳妇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可是她仍会尽力争取他们的认同,毕竟多年以前,是她从他们的身边抢走最心爱的儿子——

  *

  要争取赵家两老的认同,果然不是件简单的事,尤其是婆婆周美兰,一直不肯正眼看她,偶尔跟她说话,也绝大多数都是带着讽味的批评。

  这天,容柚为了赶缝要交给日本客户的女儿节娃娃,几乎整天都窝在房里,午饭也只随便吃了几口。

  周美兰相当不悦,忍不住到房里开骂。

  「不是跟妳说过了吗?叫妳别做这些娃娃了!我们赵家的媳妇给人拿针拈线缝娃娃,传出去多丢脸!搞不清楚的人说不定会以为我们家道中落,连媳妇都得下海赚钱了!」

  「我知道,伯母。」面对婆婆的责难,容柚维持着好脾气,温和地微笑。「等我做完手上这几笔订单,就会把网站给结束的,请妳再给我一点时间。」

  「要等到什么时候?」周美兰不屑地撇唇,走上前来,拉过她的手。「妳瞧瞧妳,一双手坑坑疤疤的,全是针痕,不觉得难看吗?」

  「我知道不好看。蕴芝也注意到了,她给了我好多瓶护手霜,我以后会勤劳一点好好保养的。谢谢伯母的关心。」她道谢,眼眸泛光。

  那样清澈的、带着感谢的眼神令周美兰眉头一紧,不自觉地有些不自在。

  「谁说我关心妳了?我是怕人家误会我们虐待妳!」她甩开容柚的手。「总之妳快把这些无聊玩意儿做完,以后不许妳再做了!」

  「是。」容柚点头。

  周美兰瞪她一眼,似乎很为她温顺的反应感到挫折,怒气冲冲地走人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