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9章(2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9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她刚离开,欧蕴芝便盈盈走进来。

  「妈又念妳啦?」她柔声问,看着容柚的眼神蕴着关怀。

  「没事,她只是不高兴我花太多时间做这些。」容柚比了比散落一床的手工娃娃。

  「这些很可爱啊!」欧蕴芝拿起一个已经做好的日本娃娃,欣赏着。「我要是能有妳这种好手艺,也想自己动手做呢,连这些衣服都做得这么考究,妳手工真细。」

  「没妳想的那么细啦。」容柚有些不好意思。「其实我挺粗心的,不然也不会扎得自己满手都是针痕了。」

  即便扎得满手伤,她还是坚持做出这些美丽的作品,可见她有多热爱这份工作。

  欧蕴芝对她微笑。「妳不用理会妈,尽管做妳想做的事,我想英杰也会支持妳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他会支持我。」这点容柚很有信心。她一面收拾床上的娃娃,一面低声说:「我只是不想造成他的困扰。毕竟他才刚确定自己的身分,还有许多事要适应,而且他本来就跟伯父伯母之间有些矛盾了,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又添更多的麻烦。」

  「妳不会真的打算放弃自己的事业吧?」欧蕴芝蹙眉,为她感到难过。

  「听听妳说话的口气!只是缝布娃娃而已嘛,根本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事业。」容柚刻意以玩笑的口气淡化有些伤感的氛围。

  「就算没多了不起,毕竟也是妳的兴趣,妈不应该强迫妳放弃。」

  「伯母也是为我好。」容柚倒看得很开。「她刚才还关心我的手呢!」她微微一笑。

  欧蕴芝静静凝视她。「妳怎么还叫她伯母?」

  「啊,这个——」容柚顿时尴尬。周美兰那么讨厌她,她又哪里能厚着脸皮喊她一声「妈」呢?

  「不管妈再怎么不高兴,英杰都娶了妳。」欧蕴芝看出容柚内心的想法,幽幽说道:「妳是英杰的太太,当然也是她的儿媳妇。」

  「这个……再说吧。」容柚转开话题,强笑道:「我想去看看宝宝,可以吗?」

  「好啊!」提起爱女,欧蕴芝脸上很自然地焕发光彩,她携同容柚到育婴室,遣开保母,两个女人逗着满地爬的宝宝玩。

  宝宝正当学习能力最快的时候,咿呀咿呀地又叫又爬,欧蕴芝诱她喊妈咪,偏偏她发出来的幼嫩嗓音听起来却比较像爸爸。

  「是妈咪,不是爸爸。」欧蕴芝纠正宝宝。

  「八、八。」宝宝乐呵呵地挥动小粉拳。

  「是妈、咪。」

  「八、八。」

  欧蕴芝噘起樱唇,假装生气地瞪了宝宝几秒。「妳真偏心,明明是我陪妳的时候比较多,妳居然先学会叫爸爸。」

  容柚在一旁笑,没想到一向高贵优雅的欧蕴芝,也有跟孩子吃醋的时候。

  她趴蹲在地,捏捏宝宝的小鼻子。「叫姨姨来听听,姨、姨。」

  「咦、咦——」宝宝发出的声音比较像无意义的尖叫。

  可是容柚听了还是很乐。「对啦,没错,就是姨姨。」

  这下欧蕴芝更吃味了。「不是姨姨吧?宝宝应该叫妳伯母才对。」

  「姨姨比较简单啦。对吧?宝宝。」容柚愈看宝宝愈可爱,忍不住伸手去捏她可爱的粉颊。

  「嘿,别欺负我的孩子。」

  「借玩一下有什么关系?对不对啊,宝宝,其实妳很喜欢姨姨对不对?」

  「容柚,别诱拐她。」

  「我才没有呢!是宝宝自己黏上来的啊,呵呵呵~~」

  「宝宝妳很没节操耶,别人家的小孩都只黏妈妈,妳怎么谁都来者不拒啊?」

  「喔~~妈咪生气了唷~~」

  「没错,我生气了~~」

  两个女人在不满一岁大的婴孩面前,智力仿佛也退化到未成年。

  赵英杰兄弟进来时,见到的便是这么温馨的一幕,他们两人的妻子,不顾形象、耍赖兼撒娇地逗着宝宝玩。

  两兄弟会心地交换一眼,工作时严凛认真的表情同时退散,脸部线条软化,眼眸浮上浓得化不开的温柔。

  「杰,看来你老婆很中意我宝贝女儿喔。」赵英睿啧啧取笑自己的哥哥。「你要不要干脆增产报国,努力跟你老婆生一个算了?免得她老是要来跟我老婆抢宝宝。」

  「这个主意不错,多谢建议,我会考虑。」

  「什么嘛~~」容柚听见两人交谈的声音,回过头来,一张俏脸窘得粉红。「你们兄弟俩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」

  「什么胡说八道?」赵英睿笑着走过来,一面拥住爱妻,一面冲着容抽调皮地笑。「我是好心提醒我哥不要冷落娇妻耶!他每天桃园台北两边跑,也不知道晚上还有没有体力服侍老婆——」

  以下省略。

  欧蕴芝捣住老公的嘴,不让他口出限制级语言。「在宝宝面前,你也克制一点好不好?」她娇嗔。

  「是的,老婆。」赵英睿一点也不介意被老婆骂,笑得很爽朗。

  「其实我觉得睿的建议挺不错的。」赵英杰比照弟弟,也亲昵地自身后拥住娇妻,嘴唇在她耳畔温柔地搔痒。「我们也生一个吧。妳觉得怎样?」

  「才不理你呢!」她红着脸啐他。

  「真的不要吗?」挑逗着她耳垂的气息,有着浓浓的暗示意味。

  「你快放开我啦!」她低声抗议,不着痕迹地挣扎着。「这样很难看耶。」

  他却不肯放,一手更搂紧她的腰,另一手扣住她的手,十指交缠。

  容柚有些害羞,却也很甜蜜,她喜欢他这样宠爱地抱着自己,更喜欢他勾住她的手时,那不经意间流露的深深依恋。

  赵英睿和欧蕴芝也注意到了那紧紧交扣的两只手,相视一笑。

  这时候,宝宝大概是觉得自己完全被忽略了,抗议地拍着地板,咿呜大叫。

  「女儿好像不高兴喽。」赵英睿幽默地对妻子眨眨眼,快步赶到宝宝面前,把抱起她。

  「宝贝别生气,爸爸这不就来了吗?来,笑一个,乖喔。」

  其他三个大人也凑过来,霎时,不满周岁的孩子再次成了众星拱月的焦点。

  「……你们在干什么?」许是他们嬉闹的声音太大了,惊动了周美兰,跑过来看,见到儿子媳妇们形象尽失地陪着个婴儿闹,瞪大了眼。

  「我们在跟宝宝玩。」欧蕴芝代替大家回答。

  「看得出来。」周美兰不赞同地瞇起眼。她一直觉得次子跟这个儿媳把太多时间放在孩子身上,宠宝宝宠得不象话,没想到长子回来后,宠宝宝的大人变得更多了。

  坦白说,她很想把这几个被一个婴孩耍得团团转的大人好好念一顿,问题是她很明白,大概没人会理会她。

  她不甘愿地哼两声。「好了,玩够了吧?差不多是吃饭的时候了,都给我到餐厅——」她蓦地顿住。

  只见容柚不知何时将宝宝抱来她面前,还硬要塞入她怀里,这举动不仅令周美兰讶异,也让其他人大吃一惊。

  容柚却是笑吟吟地教宝宝喊人。「叫奶奶。」

  「咯、咯。」宝宝含糊地咕噜着。

  「是奶、奶,奶~~奶~~」容柚耐心地重复。

  蠢透了!周美兰眼角抽搐,只见怀中的婴孩睁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,骨碌碌地瞧着自己,纯真无邪的眼神看起来超无辜。

  蠢透了,她才不要像个白痴一样陪一个婴儿做发声练习呢!

  「咯、咯。」宝宝还是口齿不清。

  「她是怎样?不小心吞了卤蛋吗?」周美兰冷嗤,想将宝宝抱还给容柚。

  容柚不肯接,周美兰皱眉,试图将怀中的麻烦丢给其他人,其他人也站得远远的,作壁上观。

  她窘迫地僵在原地,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「ㄋㄟ、ㄋㄟ。」宝宝忽然娇声喊,小小的手伸出来,淘气地捏周美兰的脸颊。

  她怔住。

  「不会吧?她真的在叫奶奶吗?」赵英睿吃惊地开口,瞥了同样吃惊的妻子一眼。

  「ㄋㄟ、ㄋㄟ。」宝宝快乐地笑着,粉唇边流出一滴口水。

  「我看她是想喝牛奶吧」。周美兰嫌弃地抱怨,不自觉地抓起宝宝胸前的围兜,替她擦干净。「脏死了!」

  她的儿子媳妇们呆呆看着她的动作。

  察觉众人讶异的眼神,她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事,懊恼地上前一步,将宝宝塞回容柚怀里。

  这回,容柚微笑接过,那样甜美温柔的笑容,令周美兰顿时好狼狈,甩甩头,几乎是逃难似的转身走人。

  赵英杰望着母亲的背影,眸光深思地一闪,追上去。

  「妈!」他在走廊出声喊。

  周美兰冻住,不敢相信地回过头。「你刚刚叫我什么?」

  「妈。」他再喊一声,淡淡扯动嘴角。

  周美兰倒抽口气,用力捣住唇。这是儿子回家后,第一次这么喊她,自从他失踪后……不,自从他跟容柚私奔的那一天起,她就再也没听过他这么喊她了。

  她红了眼眶,情绪波动。

  他走近她,连日来一直陌生对着她的眼神,初次抹上些许情感。「我想跟妳说声对不起,这几年来,让妳受苦了。」

  她胸口一扯。「英杰——」

  「容柚告诉我,那时候妳在葬礼上哭得很伤心,真的很对不起。」

  「没关系。」周美兰眨眨眼,强忍住眼泪。「你能平安回来,妈就很高兴了。」

  赵英杰心一动。「虽然我什么也不记得了,不过血缘关系是断不了的,既然我已经回家来了,我想我们可以重新培养感情。」

  「对,你说的没错,你慢慢调适心情,没关系,妈不急。」

  赵英杰望着母亲,温情地微笑。

  周美兰震颤不已,她不记得自己的儿子何时曾这样对着她笑。没错,英杰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,从来不找麻烦,优异的表现也一直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很骄傲,但他从来不曾这样对她笑。

  他的笑,总是礼貌而节制,不曾显现一分多余的感情。

  他几时学会这样笑了?周美兰茫然。是失忆改变他的吗?还是因为那个她不中意的女孩?

  「吗,我想请妳答意我一件事。」赵英杰深沉的嗓音打断她的沉思。

  她连忙收回心神。「什么事?你说。」

  「容柚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。」他凝视母亲,低低地、却坚定地说:「妳能不能对她好一点?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