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搞不定 > 第10章(1) > 温芯小说作品 >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
返回

娇妻搞不定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娇妻搞不定 第10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阳光灿烂,崭新的游乐设施在苍穹下闪闪生辉。

  「新天堂乐园」的最后一个主题——「童梦世界」,终于正式宣告落成。

  赵英杰瞇起眼,打量着环绕在他周围的心血结晶,有种说不出的荣耀在他心头盘桓。

  「新天堂乐园」,他回台湾的第一个作品,而这个被园方视为最精华的「童梦世界」,更结合了他和爱妻的灵感与创意。

  是他和容柚共同完成的作品。

  他微笑,眼眸也同那些游乐设施一样,闪着璀亮的光。

  「恭喜恭喜!」掌声在他身后响起。

  他回过头,迎向孙宁宁巧笑嫣然的容颜。

  「大建筑师终于完成了这个伟大的创作,感觉如何啊?」孙宁宁扮记者,握拳当麦克风送到他面前。

  「我的感觉不重要,重点是出钱的老板的感觉。」

  「老板嘛……」孙宁宁俏皮地眨眨眼。「老板对工程进度延误不太爽,觉得白白浪费了不少钱,不过对成果却很满意,相信这些浪费掉的资金应该会很快赚回来。」

  「是吗?那太好了。」赵英杰松口气,他也知道自己的龟毛确实让老板颇有微词,这点是他的错,幸好最后的成果皆大欢喜。

  「就这样?」孙宁宁嘟嘴,似乎对他的反应很不满。「你怎么不问问老板女儿的意见?她才是真正主导这个开发计划的人耶。」

  赵英杰朗声一笑。「抱歉,是我疏忽了。那么敢问老板千金有何看法?」

  孙宁宁哼一声,双手环在胸前。「说实话,老板千金很不高兴。」

  赵英杰扬眉。

  「我觉得很呕!」孙宁宁撇撇嘴。「亏我还把你当朋友呢,知道你一直想盖一间游乐园,你一回台湾我马上就找你来帮忙,结果呢?你居然瞒着自己的真实身分不肯眼我说。」

  「不是我不跟妳谖,是我那时候还不确定。」

  「那你起码也暗示一下啊!」孙宁宁还是不开心,大有被两个好友狠狠耍了的感觉。「你跟容柚都一样,都不够义气!」

  「对不起。」赵英杰笑着道歉。

  「你道歉就道歉,笑什么啊?真没诚意!」孙宁宁白他一眼。

  「抱歉。」他收住笑,很严肃地朝她颔首表示歉意。

  反倒是孙宁宁忍不住笑,一下子就破功。「算了,我其实没怪你们啦!」她洒脱地挥挥手。「不过你们真的要好好感谢我才是,知道吗?我等于是你们两个的媒人。」

  这话说得没错,要不是孙宁宁找他来设计这游乐园,又找容柚来设计代言娃娃,他不会那么快就得知她的下落。

  「谢谢妳,大媒人。」他老老实实地道谢。

  「还不只这一次唷!」孙宁宁继续邀功。「你知道吗?容柚跟我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,有一次发烧,也是我打电话把你叫来她家照顾她的。那时候她误会你有个未婚妻,不敢打扰你,是我硬把你叫来的,还骂了你一顿,要你好好珍惜容柚,结果后来你们俩就正式在一起啦。」

  有这回事?赵英杰怔愣,想了几秒,忽然记起的确曾经在日记里看到这一段。

  「原来那次也是妳?」他好吃惊。

  「没错!」

  竟有这种事?也太巧了吧?难道冥冥之中真有神明的存在?赵英杰不禁怔仲。

  「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喽。」仿佛看出他脑中的念头,孙宁宁笑道:「你跟容柚有缘,注定会在一起的啦。」

  或许真是这样吧。赵英杰勾唇,微微笑着,却藏不住浓浓的幸福意味。

  孙宁宁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笑。

  她有些怅惘,却更感动。「容柚为了你,过了七年孤孤单单的日子,她真的很爱你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你别看她表面很坚强,总是很乐观,其实她也有脆弱的一面。」孙宁宁叹息。「她外婆刚去世的时候,她明明很难过,可是怕班上同学担心她,常常故意耍宝逗大家开心——她就是这样的人。还有她发烧的那一次,知道你去参加未婚妻的生日派对,怎么样都不肯打扰你……」她停顿,没再说下去。

  但赵英杰已明白她想说什么,胸口也因此揪拧起来。

  他其实早就知道,他的容柚,并不如表面那么坚强,她能显现出那么乐观的姿态,其实是因为她懂得接受现实。

  很奇怪。

  一个爱看卡通的女孩,照理说是喜欢幻想的,可是她却矛盾地能分清梦想与现实的不同。

  她在梦想与现实间,划下一道清清楚楚的界线。

    因为这么好的事只可能是一场梦,我不敢作梦,因为梦醒以后会更痛。

  想起容柚曾经哭着这么对他说,赵英杰的心一阵剧痛。

  他可爱的妻,不敢作梦。

  身为她的丈夫,他究竟能为她做些什么?赵英杰懊恼地寻思,片刻,他脑中灵光一现。

  既然她说她不敢作梦,那他就让她好好梦一场。

  「……宁宁,妳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」

  *

  「……要开Party?真的吗?」容柚开心得对着手机喊。

  自从前一晚由丈夫那儿听到「童梦世界」落成的消息后,她一直处在兴奋状态中,计划着哪天要过去看一看,没想到这天就接到孙宁宁的电话,邀请她去参加庆祝派对。

  「什么时候要办?」她问好友。

  「这个礼拜六晚上。」孙宁宁笑道:「妳一定要来喔!」

  「那当然,我一定会去的。」容柚允诺。

  「那好,我待会儿会派人送邀请函过去,妳顺便帮我邀请Jay的弟弟跟他太太,还有妳公公婆婆。」

  「妳要请他们都去?」容柚讶异。

  「当然啦,他们是Jay的家人,也就是我的朋友,邀请他们来凑凑热闹也是应该的。」

  「好吧,我会替妳转达。」

  「那就麻烦妳喽,拜啦。」

  挂断电话后,孙宁宁果然立刻派人将邀请函送抵赵府,容柚拿着邀请函,首先来到育婴室找欧蕴芝。

  赵英睿也在那里,连西装外套都还没脱,显然是一下班回家就先来看宝宝。

  「我可以打扰一下吗?」容柚轻敲房门。

  「什么事?」两夫妇同时抬头看她。

  她盈盈走进来,将邀请函递给赵英睿。「『新天堂乐园』要办一场庆祝派对,老板千金希望能邀请你们共襄盛举。」

  「『新天堂乐园』?就是杰负责设计跟监工的那家游乐园吗?」赵英睿接过请帖,好奇地翻开内页。

  「对,就是那一家,Party在这个礼拜六晚上举办。」

  「这礼拜六晚上?」赵英睿蹙眉,颇犹豫。「既然这间游乐园是我哥负责的案子,我是很想去恭贺啦,可是这礼拜六——」

  「你有事吗?」

  「嗯,我跟香港客户约好了,礼拜五就会飞过去。」

  「这样啊。」容柚免不了失望,转向欧蕴芝。「蕴芝呢?妳可以来吗?」

  欧蕴芝抱歉地摇头。「不好意思,礼拜六晚上有个慈善晚会,我已经答应人家要去了。」

  「没关系。」看出两人很为难,容柚摆摆手,要他们别介意。「以后你们有空再带宝宝一起过去玩好了。」

  「对啊!以后有的是机会。」赵英睿笑着接口。「而且以后杰一定还会接很多其他的案子,到时我们再帮他庆祝好了。」

  欧蕴芝闻言,很惊讶。「英杰还打算继续做建筑吗?我以为这个案子结束后,爸会叫他回公司上班。」

  「是这样没错啦,不过我想杰应该不会答应——」

  「我答应了。」一道低沉的声音插进来,是赵英杰。

  他不知何时来的,闲闲地倚在门边墙上,手臂勾着一件苏格兰方格纹西装外套,嘴角微弯,噙着淡淡的笑。

  室内几个人乍见他现身,又听到他爆炸性的宣言,一时脑子都当机,呆望着他。

  「你是认真的吗?」赵英睿首先开口。「真的打算到公司上班?」

  赵英杰点头。

  「你这笨蛋!我还以为你这次回来后会变得聪明一点,不会再傻傻地做爸妈的乖儿子了!」赵英睿激动得提高嗓门,对他的决定很不以为然。

  「你别误会,睿,我决定去公司不是为了爸爸,是我自己想这么做。」赵英杰平静地解释,看着弟弟的眼神很温煦。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我们赵家事业那么大,总不能放你一个人努力打拚吧?我这个做哥哥的也该尽一份心力。」

  「你不用管我,重点是你应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!」

  「这就是我想做的事。」赵英杰温声回应,顿了顿,反问弟弟。「倒是你,睿,你现在做的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吗?」

  赵英睿一愣。

  「如果不是以为我死了,你不会答应爸爸到公司工作吧?」赵英杰意味深长地瞅着弟弟,对这点他感到很抱歉。「其实本来想当建筑师的人,应该是你。」

  赵英睿不语,望向站在身旁的欧蕴芝,她上前一步,握住他的手,恬淡地微笑。

  「如果你想完成你的梦想,尽管去,公司有我在。」赵英杰鼓励弟弟。「我也会帮你说服爸爸。」

  「不用了。」赵英睿摇头拒绝。「现在的我,有比当个建筑师更棒的梦想。」

  「是什么?」

  「就是好好疼爱我的老婆跟女儿,用全部的爱为她们打造一座温暖的城堡。」赵英睿紧握着妻子的手,笑得好灿烂。「妳说对不对?老婆。」

  欧蕴芝没答腔,抿着嘴笑的模样却藏不住幸福。

  看着两人甜蜜蜜的姿态,容柚忍不住也笑了,她走向丈夫,握住他的手。「走吧,我们这两个电灯泡还是识相点快闪比较好,别打扰人家夫妻恩爱。」

  「说的也是。」赵英杰朗笑,牵着妻子离开育婴室,两人来到客厅,周美兰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。

  容柚想起手上还有一张邀请函,扬声喊:「妈!」

  周美兰扬起眸。「什么事?」

  「呃——」容柚忽然不知该如何启齿,连英睿跟蕴芝都没法参加,公公婆婆一定对这个在游乐园办的派对更没兴趣吧。她吞回想说的话,勉强绽开笑容。「没事,只是告诉妳快开饭了。」

  「这个我当然知道,不用妳提醒我。」周美兰没好气地白她一眼,继续看杂志。

  碰了个软钉子,容柚并不沮丧,悄悄地扮了个鬼脸。

  赵英杰若有所思地望着她。「怎么啦?妳到底想跟妈说什么?」

  「没什么啦。」容柚笑,顾左右而言他。「嗯,好香喔~~碧嫂应该已经准备好晚餐了吧?」

  她拉着丈夫往餐厅的方向走。

  赵英杰跟在她身后,一面问她:「对了,妳什么时候开始叫『妈』的?妳之前不是一直叫『伯母』的吗?」

  「是妈要我改口的啦。」提起这件事,容柚便忍不住满腔喜悦,眼睛闪闪发光。「你知道吗?妈最近对我愈来愈好了,今天早上她跟我说我可以继续做布娃娃没关系,而且还主动要我改口叫她『妈』。」

  「妳看起来很高兴。」赵英杰温柔地凝视她兴高采烈的模样。

  「当然啦,我本来以为她会一直讨厌我呢。」容柚俏皮地吐吐舌头。「不知道她为什么改变心意了。」

  「对啊,为什么呢?」赵英杰顺着娇妻的口气猜测着,心里其实很清楚。

  「对了,礼拜六的Party你会去吧?」容柚忽然问。

  「什么Party?」

  「你别装傻!就是『新天堂乐园』的Party啊!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这个主建筑师想落跑喔。」她瞇起眼,插腰,从鼻孔吐出威胁的冷哼。

  强装出来的凶悍姿态让赵英杰又是宠爱又是好笑。

  「放心吧!我怎么敢不到呢?」

  *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,